【荐读】上交所前总工程师白硕:建议中国建立可与Libra抗衡的自主体系
巴比特
2019-07-26
分享

白硕:建议中国建立可与Libra抗衡的自主体系

(Chinaledger技术委员会主任、上交所前总工程师白硕)

巴比特讯,7月26日上午,由蚂蚁金服主办的“蚂蚁区块链CHAINAGE创新日”活动在杭州举行。

活动现场,Chinaledger技术委员会主任、上交所前总工程师白硕发表了题为“Libra与全球产业竞争”的演讲。

他在演讲中表示,在某种程度上,可以把区块链上的数字货币分成三类:法定数字货币、商圈币/积分(比如Q币)、虚拟货币(比如比特币)(如下图),这三类数字货币并不是完全独立,而是互有交集。

虚拟货币和商圈币/积分的交集处是不交易、不流通,商圈币如果交易或流通,就变成了虚拟货币;

法定数字货币和虚拟货币的交集处是合法稳定币;

法定数字货币和商圈币/积分的交集处是提货券/储值卡。

值得注意的是,这三者的交集处,即Libra所在的地方。白硕强调,作为商圈币,Libra拥有巨大流量的商圈,有非常大的流通潜力;Libra可能被某些国家或某些企业联盟所认可,这个见仁见智;同时,它还是一种虚拟货币。Libra处于最中央的位置,属于必争的战略制高点。

白硕:建议中国建立可与Libra抗衡的自主体系

白硕总结道,Libra有五大诉求,

一是无国界,无国界的反洗钱和铸币权,必然会遇到各国央行、货币监管当局的博弈,博弈的结果目前还不好说,不能说是统一的结果;

二是点对点,对于中国之外的国家,移动支付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且基础设施远远不足。点对点的移动支付和跨国界的基础设施对这些国家有巨大吸引力;

三是可编程,如果Libra的基础设施一旦建成,并依托27亿的客户群嵌入第三方业务逻辑和开放金融,这是挺吓人的一件事;

四是零手续费,对现有汇兑体系与秩序的冲击;

五是低波动,意味着是用来花的,不是用来炒的,能让大家扎扎实实地在流通环节使用Libra。

基于以上五个诉求,他分别提出了Libra对中国发展金融科技的影响,

无国界:“谁来说No?”,有的国家可能会拒绝,有的国家可能会有条件的接受,因为要进行实名制,解决反洗钱等问题。中国肯定不会无条件接受,要跟着监管走;

点对点:中国的移动支付已经做的很好了,但是中国之外的国家还需要补上这一课。“这个课怎么补?我们有没有话语权?”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如果Libra在未来得势,必将对阿里巴巴和腾讯的国际业务造成冲击;

可编程:Libra或能弯道超车,面向如此大的用户群,实现基于Libra的复杂业务逻辑,并开放接口,这是不得了的事情;

零手续费:Libra将实现对现有国际汇兑秩序的低成本绕行和替代;

低波动:Libra利用算法盯市,一篮子真实资产储备为后盾。

白硕:建议中国建立可与Libra抗衡的自主体系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即使是Libra也并非完美。白硕认为,Libra存在四点需要克服的难点,如上图,

一是27亿Facebook用户向Libra的转化率,这是很实际的问题,因为80%的Facebook用户所处的国家,其央行都相对强势,Libra的落地肯定会和央行进行博弈。因此,Libra的转化率能否达到其标称的效果,是值得怀疑的;

二是各国央行对“无国界”的防范,各国央行既有对铸币权流失的担忧,也有对反洗钱的恐慌;

三是技术上“许可”转向“非许可”的难度,白皮书上说未来要转向“非许可”,用户能动态地加入或推出,这个技术实现的难度很大,大家拭目以待;

四是中国因素,只有中国有能力做出一个与Libra类似的东西,中国是全球唯一的有能力的应对者。

白硕表示,区块链技术在跨境支付、国际汇兑和开放金融等方面能发挥巨大潜力,虽然中国在移动支付方面具有先发优势,但仍有被Libra冲垮的现实风险。他给出了三种解决方案,如下图,

一是放弃境外的基础设施的建设,把境外业务建立在别人的基础设施之上,给别人做移动支付。这就相当于向Libra投降;

二是缩回国内,与Libra不往来,相当于闭关;

三是建立可与Libra抗衡的自主体系,我个人倾向于第三种。至于最后落地的政策是什么,还有待观察。

白硕:建议中国建立可与Libra抗衡的自主体系

演讲的最后,白硕提出了四个应对的思路,

1.鼓励域外作战,不要把我们关在国门之内,一定要打出去,要有打出去相应的态势和阵型;

2.探讨对接与标准化,一系列业务通过标准化对接,我们自己能做的,它能做的,我们要能对接;

3.做大境内生态,这也是一切的基础,

4.治理同步跟进,我们说的治理除了央行诉求、反洗钱、外汇管制之外,还有各方面关注的其它问题,比如隐私问题,运行的安全问题,可运维性。比如说个人数据权益保护的问题等。

(演讲内容仅为讲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任何机构立场)

(完)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