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对话》蔡凯龙|万字长文解读中国区块链新政策
星空财经
2019-11-16
分享

8161ec0beb960c50b104674ce440098.jpg

本文来自10月31日《星空对话》中国区块链对话周第四场特邀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科技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前火币集团首席战略官兼任火币美国CEO、互联网金融千人会联合创始人蔡凯龙先生专场文字版。 

10月24日,大领导在主持学习时强调,中国要把区块链作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的重要突破口,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创新发展。

中央电视台,新华社,人民日报等国家媒体也纷纷共同发声,区块链已经不再是一个遥不可及的词汇,区块链的时代风口已经到来,万亿市场箭在弦上!区块链时代机遇在哪里?我们应该做哪些准备才能更好地抓住本轮机遇?

10月31日晚上20:00开始,《星空对话》中国区块链对话周第四场特邀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科技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前火币集团首席战略官兼任火币美国CEO、互联网金融千人会联合创始人蔡凯龙先生参与交流,与星空财经创始人杨苗及特邀主持星合资本投资总监马黎平先生一同探讨了《区块链时代风口和数字资产》的重磅话题。

主持人:

杨苗,星空财经创始人

马黎平,星合资本投资总监

以下为对话实录:

杨苗Jenny:今晚大家来到《星空对话》中国区块链对话周第四场!我们今天的特邀嘉宾是蔡凯龙老师!蔡老师是知名财经评论员,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科技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前火币集团首席战略官兼任火币美国CEO,互联网金融千人会联合创始人。曾任德意志银行(美国)战略科技部副总裁,联想旗下翼龙贷战略副总裁,担任美国休斯顿大学商学院金融系助理教授。

也欢迎今晚我们的特邀主持:星合资本投资总监马黎平先生!

马黎平:记得上周币市还是比较低迷的,7300点这个近期低点相信大家印象还是比较深刻的。那谁都没有想到,周五晚上新闻联播传来中央集中学习区块链技术,大领导还作了重要批示。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今天很高兴能够请到人民大学金融科技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蔡凯龙教授跟我们剖析区块链时代风口下数字资产的未来走向,大家热烈欢迎。

7b42cece078eb7e4ad9bf3392a98a4d2.jpg

Part1:

中国央行数字货币推出是稳扎稳打的,跟Libra是没有太直接的关系

马黎平:首先,想请问蔡教授,大领导提出发展区块链技术并关注落地应用,对区块链行业会有什么影响?

蔡凯龙:大家晚上好,感谢杨苗Jenny星空财经提供这么一个很好的机会跟大家对话。也感谢马总主持这个节目,回答问题之前呢我想跟大家先简单的说一下,因为圈内大家都很熟,然后也都问我最近在干嘛。我想解释一下我最近在干什么,然后这样子能够跟我们讲的这个话题有直接的关系。

以前我在火币的时候,大家叫我“火叔”,现在大家都叫我“凯叔”。我现在大部分的时间都放在学术研究上面,因为目前区块链跟数字货币才刚刚兴起,真正大家关注也就这3、4年的事情。很多经济学领域里面的理论一片空白,特别是关于数字货币区块链的经济学上面的研究,这个非常的重要,为什么呢?因为区块链跟数字货币要走入大众百姓需要过监管这一关,那怎么样提供更好的监管框架,全世界的各个国家都在摸索。那时候学术界的作用就凸显出来的,因为你知道监管它不可能出台一个监管政策没有经过深思熟虑,但是监管一般不会像业者这么的接触前沿,因此它需要很多的建议,那这时候要从哪里来呢,那肯定不会只单纯从数字货币和区块链业者的的建议,因为毕竟每个业者都有自己的立场,大家都说“屁股决定脑袋”,所以也会征求很多学术界的意见,这时候学术界对区块链跟数字货币的研究理论就变得非常非常的重要。

就比如说数字货币界的大事---ETF,为什么美国的证监会SEC一直不批准ETF?正因为监管都认为数字货币世界管理不透明,有操纵市场的可能,它的市场机制设置的不够好,这时候我们理论界就应该在这方面多做研究,给出报告给出建议,能够帮助监管消除对这种市场的未知的恐惧。所以我最近花的时间都是在做学术方面的研究,然后主要是专注在输出货币的微观市场结构上面,也就是关于交易所设置关于交易机制这方面,然后也出版了一些书。

前一阵子花了半年的时间,出版了中英文的《经济学家眼中的数字货币》,纯粹是从经济学角度来看的。然后最近再准备出版一本书,然后闲的时候也就发发专栏,在我的“凯龙晒书”公号上面,然后我算了一下,我应该有46个专栏,我助理小龙帮我统计了一下,20个是我以前财经媒体的,像新浪、财新、FT中文网、腾讯这类大的财经,另外的就是币圈的媒体平台,我也是星空财经的入驻专栏作家,其他还包括币世界、火星财经等等。

我为什么要介绍我的这些经历?是因为我想跟大家说的就是其实我作为独立学者,我的观点应该会比较中立一些。

所以,我今天是以个人的身份,一个独立的财经评论员,不代表任何公司,甚至不代表这个行业,我代表我个人的观点,因为独立学者有个好处,就是讲话不会会受太多的影响,相对比较客观。就比如说我如果是在数字货币行业里面从事某个项目,某个公司,那我肯定觉得现在是最好的时机,现在多好多好,对吧。那很多人对数字货币区块链有偏见,他们肯定就有屁股决定脑袋,一直觉得这个行业不好,尽管是目前高层这么重视的情况下,还是有很多人天天黑这个区块链数字货币是骗子。

好了,背景介绍完,回到马总问题

1.大领导提出发展区块链技术并关注落地应用,对区块链行业会有什么影响?

回到马总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大领导提出这个区块链技术,并关注落地应用,对区块的行业有什么影响,那这肯定是正面影响,这个不用质疑,从市场的反应,还是从各界对它的关注。但是我作为一个独立的学者,独立的专栏作者,我需要给大家更加的分析清楚它的来龙去脉,因为市场上有太多太多的分析,它多好场景多好应用多好。但是我们应该细细的看一下,从业内人的角度去看一下这一次产生的背景,从大环境跟我们从行业的形态来看。

我们首先回忆一下,其实政治局组织学习,其实组织了好多次,区块链只是其中的一个。以前我记得前几年还是哪一年有人工智能有大数据有物联网,具体可以去查一下。但是为什么这次对区块链行业的政治学习会引起大家这么多的关注呢?大家有没有思考这个问题?如果不清楚这个问题的根源,你就不知道这个大势怎么走。为什么这次讲完以后币价大涨,很多的企业个人咨询公司都在找我,找各种各样的机会去接触区块链,这个为什么呢?

我们可以从几方面来看。一个是大环境中的外部环境。现在我们这个中美贸易战已经到了一个白热化的阶段,然后也面临着中美之间技术的封锁,包括像华为的事件,包括芯片的这些各种各样的事件,包括像NBA这种舆论上的对立。所以,很有可能如果再激烈下去,有可能引发金融战。金融战大家可能还在想的过程中,FacebookCEO小扎他在Libra听证会上,他就已经把中国的央行数字货币对整个金融体系,对整个金融霸权的威胁都说出来了,然后触发了国会之间对中国威胁论的这种恐惧,所以在这种大环境下,我觉得领导人集体学习区块链传达出的意思非常非常明显,除了对这种技术的关注和技术重视以外,就希望中国在这些领域,特别是区块链领域上面有所突破,要成为全球的主导。因为从事实看,从我们算力申请的专利从业人员的水平,其实区块链行业中国的水平不输于美国,因此这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一个引领全球达到这种技术主导的这种领域。所以这是一个我们在看这个问题上一个大环境中的外部环境。

china-blockchain.jpg

另外一个大环境中的另外一面是大环境中的内部环境。大家知道实体经济目前面临着很多困境,经济的GDP增速一直在放缓。前几年各种风口把握什么共享,共享风口,互联网风口,各种各样的风口现在都开始熄火了。因此投资界的人特别特别的焦虑,实体界人也特别的焦虑,想转型,想找到下一个风口跟增长点。我在这两天的时间接触到好多的朋友校友同学,他们是实体界,他们就想,我这边有很多很多的资源,我很多的技术人员,我现在就是找不到很好的一个切入点,现在区块链是不是很好的切入点呢?所以其实可以看出来大家的这种焦虑感,这种找不到方向的感觉,促使了我们区块链在这几天的爆发!


还有一个原因,为什么这个区块链在政治局学习以后会大爆发?为什么人工智能为什么物联网为什么大数据在政治学习以后没有大爆发呢?

其实是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第三个原因,区块链行业本身的特点。区块链行业本身发展跟数字货币渊源及其身后可以说是数字货币可以说是区块链发展中最大的应用,也是把区块链技术带入全世界人眼光中的一个最重要的一个因素。因为比特币在2017年暴涨,然后又暴跌进入熊市,然后这个Libra的推出,让大家全世界不管是币圈链圈,还是其他行业,特别是金融业,都特别的关注。然后再加上央行数字货币的推出,这三个因素。

刚才说比特币、Libra、央行这三个因素,特别是数字货币这些因素,促使大家已经做好了前期的铺垫。所以各界特别是普通老百姓对数字货币其实是不陌生的,对区块链也不陌生,因此在这个行业本身发展的这种时机下,前期已经铺垫教育完整的情况下,中央的领导对这个讲话就产生了一个爆点!

所以三个因素我总结一下,一个是大环境中的外部环境,争夺技术的主导,突破美国的这种封锁,这是第一个。第二个就是大环境中的内部环境,中国经济放缓,大家要找到一个实体经济的突破口,一个风口,大家急着转型。第三个,我们区块链行业本身的特点,它跟数字货币的渊源极深,然后数字货币中的比特币、Libra、央行数字货币已经给大众做了很多铺垫跟教育,所以在这种三个情况下,天时地利人和,然后刚好领导人在做一个学习点燃了大家的热情,再次点燃大家的热情!

但是我需要跟大家提醒就是,区块链的发展有它自己本身的规律,在这个圈里面有很多是业者,从业的人不单单是初次涉及币圈和链圈的人,大家都知道,在10月25号大新闻出来之前,数字货币跟区块链其实是属于低谷的。为什么说低谷?因为你可以从币价看出来,数字货币区块链的发展,其实可以从币价的发展中体现出来。在2017年2018年暴涨到18000美金以后,跌到去年的3000美金,去年年底3000美金,然后去年年底3000美金,到今年6月的时候走了一波大牛市到13000美金,现在应该跌到9000甚至9000之下,然后又弹回来。

马黎平:(摘要)背景:外部环境中美贸易战及科技战,内部环境GDP增速缺乏新的增长点,区块链行业特点与数字货币渊源很深。天时地利人和。

蔡凯龙:在这个大新闻之前,那时候差不多7000美金左右,那时候行业的人跟数字货币的人都觉得走向低谷,其实很多公链区块链项目的应用落地是受到了很大的阻碍。很多做链圈的人迫不得已开始涉及币圈,然后以前都觉得很清高,觉得看不起币圈,链圈看不起币圈。但是在熊市的时候也没办法,也开始做跟数字货币有关的业务,这时候国家政策对这个的认可到底有多大的影响呢?这个是我们目前一定要特别特别关注的。

所以这样大的政策,其实对链圈的正面效果会比币圈的正面效果更好。这有助于区块链技术的开发和跟实体经济产生的应用,当然间接有助于数字货币行业。

GettyImages-552125321-5900b7665f9b581d59c82aaf.jpgPart2

本次政策最大利好是在链圈,币圈还有待观察

马黎平:是否会吸引一批传统投资人进入币市?我身边很多朋友纷纷来问我怎么入市

蔡凯龙:我回答马总这个问题是否吸引一些传统投资人进币市,这个就是数字货币这个行业。我觉得这叫“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其实我们要非常仔细看一些细节。就刚刚那天新闻报出来是下午2点还是几点的时候,然后两个小时内比特币从7300涨了差不多从七千二七千三涨了差不多2%到7400还是7500。

可能大家都没有关注到这么细节的问题,但是我可以。我为什么讲这个问题想让大家知道一下,其实圈内跟圈外对数字货币这波牛市是有不同看法的。我回到刚才说的这个细节就是刚刚新闻报出来宣布这个政治局学习,那时候比特币只涨了2%,从7300到7500,那时候我在微信群就说了,说这个市场实在是太熊太熊了,熊到这么大的新闻,怎么居然对这个币是影响这么小?

如果是在牛市,没有新闻都暴涨,有这么大新闻,那都一下子就拉上天了对吧。如果是正常的市场,那它应该也有一大波的涨幅,不可能这么安静。这么安静的话说明什么呢?说明圈内人对这个新闻还在消化还没那么确信。有可能是因为熊市太久了,大家都蒙了,还有可能就是大家对新闻还没有那么的确认。为什么?因为大家经历过圈内的人都经历过,2017年的九四是币圈的一个重大的政策,那时候整个政策下来数字货币也是跌了好几千,百分之三四十下来,但是后来大市还是继续反弹,也就是说政策对短期的影响是非常明显的,但长期不一定会改变。

所以这个新闻出来两个小时,所有币圈人大家都非常关注这种新闻,关注这种币价,两三个小时之内大家都没反应就说明问题了,然后到了差不多七八个小时到晚上,然后大量的资金入场,才把这个B价一直往上抬,到了第二天才冲上1万!所以这一波行情呢,其实身边的很多圈内人,特别是币圈的这些资深的人,其实他们一开始是没有想到会涨这么多的。相对来说没有圈外的人那么乐观。

就像我刚才说的这种政策最大的利好是在链圈做供应链,做联盟链,做区块链+,加到各行各业交到医疗卫生,政府的服务,电力通讯,这些加上面是最大的利好,但是对数字货币呢,还真的有待考验。

最受益于一个大新闻的应该就是像腾讯阿里所主导的那种BAAS,也就是他们做的联盟链里面,用云服务推出区块链服务的,用云设施云技术去推出区块链服务的这种机构,他们是最大的受益者,因为很多的企业他想区块链家,它想涉足区块链,他应该会找像腾讯、阿里这样已经成熟的推出这种区块链云服务的公司。

当然还有各行各业想做区块链+,有这个条件能够跟区块链这种技术特性相关的那当然也是很好的投资赛道,但是这种就要小心,就是他必须对这个行业,对细分的行业非常的了解,同时他对区块链技术的本质特性实施要非常了解,两者能够结合,它才能产生具体的落地。

给大家再泼点冷水,就是我这几天听好几个区块链项目方正在急于把项目脱手,这个就是圈内人有时候跟圈外人看的这个观点非常不一样,他的观点很简单,就是趁着这么大牛市机会这么看好,好多人冲进来要接手,那我可以找个好一点的时机,因为以前太熊了,一直没机会,现在赶快把这些项目抛掉。我想这几个问题应该是有一种联系的。

timg (15).jpg

Part3

蔡凯龙:央行数字货币推出肯定是稳扎稳打的,跟Libra是没有太直接的关系

马黎平:这两天我也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国家发行数字货币,媒体宣传的很多,尤其我以前银行的领导和同事也来问我,对于现行金融体系会有什么根本影响吗?粤港澳湾区国内跨境数字货币的推行是否有先行先试的可能?基于一带一路的数字货币有没有可能发行,对于中国实施该战略有没有意义?

蔡凯龙:关于央行数字货币,这个是一个很大的话题。我首先回答一下就是央行的数字货币跟加密数字货币就像比特币,Libra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们是完全性质不一样,虽然都叫数字货币,但是性质完全不一样,这个具体的就很简单,央行数字货币是主权的稳定币,比特币是完全去中心化的,Libra这种叫做联盟币,有大公司加持的做成一个大的联盟的全球性的这种币种。

先跟大家回顾一下全球的数字货币的历史。大家知道这个数字货币权,央行做数字货币,中国不是第一家,这已经全球有六家发行过,当然都是一些小国,但他们都没什么成功,比如说像著名的委内瑞拉,他们通货膨胀,政局不稳,所以发这个委内瑞拉币,没怎么成功。还有突尼斯啊乌拉圭,反正这些都没成功。所以其实央行数字货币的成败,最关键的不在于技术,而是在于这个国家的金融体系跟它的实力!

我们假设非常简单,发行央行数字货币最成功的是哪个国家?大家想想都知道,那是美国,如果美国要发行央行数字货币,美元数字货币一个像USDT那样的,那你说它的应用场景有多宽它的应用范围多广,所以其实任何一个央行数字货币,它的力量或者它的硬作用的源泉都在于国家的金融体系跟国家实力。

央行数字货币,如果用一句简单的话来说,就是人民币的数字化,它跟我们现在的微信支付跟支付宝是不一样的,微信支付宝叫做人民币的电子化,它是属于电子支付,然后央行数字货币属于是数字化,它跟这个我们现在的银联微信支付是平行的一种结构。

央行数字货币它的特点在于它是中心化,然后不用我们现在现有的账户体系,就比如说我们开微信支付宝,这些都需要有一个银行账户才可以开,比如我们在用信用卡用银联都需要有账户,但是央行数字货币它其实是非账户体系的它会体现人民币纸币的那种相对的灵活性跟有限的匿名性,用途也是小额支付为主。

说到央行数字货币的进程,我给大家简单的说一下,因为有一件很有趣的事,就是我有一些央行的领导听到我对央行数字货币的评论,然后还叫人带话来跟我说,哪些需要讲清楚的,我想央行五年来一直在研发,然后到了6月Libra出白皮书以后,央行数字货币进程会加快,对不起,不是加快,叫做呼之欲出!这个时间点会让外界造成是Libra倒逼央行,然后央行也没有出来做任何的说明。我个人认为也是有一定的促进跟逼迫的作用,但是央行的领导从不同渠道透话,说其实Libra跟央行数字货币进程没有任何关联,所以央行还是按照自己的进度在推进。只是因为Libra白皮书出来以后,央行被迫出来说明一下进程。我觉得因为没有对外界进行说明,所以大家一定会产生这种印象。

那我们看看央行最近一次的说话是在9月24号,行长说了一个央行数字货币推出没有时间表,前几天工商银行传出有央行数字货币的测试,美团也有一个央行数字币DCEP的测试页面,我觉得进度还是挺快的,已经到了这个阶段。

当然了大领导带领政治局去对区块链的学习,对区块链的重视一定会多多少少促进央行数字货币的推出。当然我再次提醒大家,大家对央行数字货币的推出期望不要太大,因为他确实就是一个人民币的一个数字化而已,就人民币能用的地方,数字化来使用。

而且目前为止也都是一些框架设想,没有一个真实的测试案例出来,所以大家所有的评论都是基于央行官员在新闻媒体上只言片语推测出来的,所以我觉得大家还是要保持,我不知道大家为什么期望值这么高,我是保持谨慎的乐观。

然后刚才马总说,粤港澳湾区作为先行数字货币,我觉得这个肯定会,为什么?因为央行有在深圳设立的数字货币研究所,然后国家对深圳的定位也是数字货币先行区,所以肯定会把深圳作为一个先行地方,但至于跨境的数字货币,如果跨境数字货币进展顺利,那肯定粤港澳区也会成为先行。因为基于这个测,但是我们在讨论央行数字货币的跨境国际化的时候,一定不能太过于好高骛远,因为就像我刚才说的,任何数字货币的生命力跟它的应用场景都基于一个国家的实力跟它的金融体系。所以央行数字货币的国际化跟跨境也是基于人民币的国际化跟跨境。

所以它绝对不会是一朝一夕的,你看看人民币国际化所经历十年多的历史,它的进步是有的,但是也要看到他的进展,现在是相对缓慢,所以你要说有了央行数字货币,人民币国际化是央行数字货币的国际化,就可以马上提升到一个台阶,我觉得第一这不可能,第二攘外要先安内,就国内的央行数字货币还没有推广之前就考虑到什么海外国际化,什么一带一路,我觉得这个太早了。扎克伯格不是说了吗?说未来这个央行数字货币会在一带一路推广会影响美元霸权,会影响美元价值观,这都是小扎设的圈套。然后国内大家就被这个忽悠的兴奋极了,然后天天在喊,央行数字货币国际化觉得这有点太远了。

总结一下就是,一口不能吃掉一个大胖子,然后央行数字货币的推出肯定是稳扎稳打的,肯定是逐步推进的,跟Libra是没有太直接的关系的。

当然了,如果是对于投资企业来说,对央行数字货币大家一直在想,我怎么样准备未来能够在央行数字后边分一份羹?央行数字货币的设计,整体设计是双层机构,央行作为第一层,下面一层是个商业银行,所以能参与的只有一个点,那就是在应用层里面的数据,央行数字货币钱包跟央行数字会比硬件,比如说芯片之类,这才是作为我们民营企业或者投资机构能够参与到的,其他的像发行清算结算都没有其他民营机构的一些参与机会,这都是属于中性化的,或者是属于商业银行才能做得到的。

timg (44).jpg

Part4

央行数字货币:区块链不一定是最佳的技术

马黎平:央行的数字货币的表述现在并未提到使用区块链技术,这样对于区块链行业的发展,是否意味着某种程度上的脱钩,这样对于行业的发展来说意味着什么?

蔡凯龙:对,央行数字货币里面要提到,它不一定用到区块链,就是它在技术上是属于开放的心态,也就是说如果哪些技术,包括像区块链新的一代的这种区块链技术,或者是不能叫区块链技术,他不是一个链的,是一个无方向性的这种框,他如果能够解决央行的问题,能够带来更多的效率更低的成本,那更高的带宽为什么不选用呢?这不一定要把自己限定在区块链上面,所以我觉得这种思路是对的,是应该开放的心态。那目前也不知道他们进展的如何,因为那些叫做无方向性的,它是一直在研究,但他还没成熟,所以我也不知道央行到底要用什么样的技术。

因为区块链紧密相关的加密货币,它有它本身的限制,第一,它基因是去中心化的。第二呢,它为了追求去中心化,所以在效率上其实是不高的,特别是大家知道比特币,即使是以太坊还有新的一些技术提升,它的传输率跟带宽跟结算率也是非常低的,也不是非常低,就是远远达不到这种全民都可以用的这种过程中心化的效率,所以央行在使用它的时候要考虑到,如果人民币数字化或者是数字化人民币推出以后,很多人会用他,那就要求他的技术支撑跟带宽要高。所以区块链不一定是最佳的技术。

Part5

区块链国家队即将入场,区块链技术公司可以开门接单了

马黎平:大领导发话之后,感觉区块链国家队马上要入场了,对于现在正在潜心开发区块链技术的创业公司来说,是机会还是末日?

蔡凯龙:这对行业发展意味着什么,我觉得没有太大的影响,就是因为央行数字货币跟区块链跟加密数字货币是完全两码事儿。

大领导发话以后,感觉区块链国家队要马上入场了,对于现在潜心的创业来说是机会还是末日,我觉得肯定是机会,末日肯定是谈不上。竞争肯定会有的,如果是国家队进场就觉得自己是末日那有两种情况,一种就是自己的技术实在是很烂,没有什么技术水平都是忽悠的,或者是做的都是违法违规的才担心被合规的取缔,所以这认为是末日的公司,那自己应该想清楚为什么会觉得它是末日,正常的公司觉得这是机会为什么?

第一从舆论上面,首先大家不会觉得自己老有舆论压力,因为以前大家说到数字货币和区块链,人家觉得你是骗子忽悠的或者是传销,现在应该没有人。这是第一个舆论方面。

第二个是资金方面,现在有很多的国企民营机构投资机构都会蜂拥而入区块链,所以对于目前已经在区块链创业公司是利好,资金方面会比较容易得到融资,得到资金的支持。这是第二个。

第三个就是在人才方面,以前大家对人才需求很大,供给不够,那上升为一个国家支持的一个技术的话,相信很多教育培训跟学校就会开始培训区块链技术人才和区块链相关的人才,那因此对这个行业的招人来说,就会相对比较宽松一些。然后当然还有各地政府的刚才说的三点,舆论资金人才政策方面也会。

政策方面,各地政府可能会出台一些相对开放支持区块链技术的一些政策,有一些优惠,这当然都是好事,所以这肯定是机会大一点。

timg (68).jpg

Part6

区块链行业会议、论坛、在线培训将迎来大发展和市场

马黎平:凯叔刚才也提到了区块链教育这块,您觉得区块链培训在哪方面应该加强普及及推广?

蔡凯龙:我觉得马总你这最后问题问得非常的好!其实现在如果说各路人马想冲入区块链那最有可能落地跟产生结果的是培训跟教育咨询行业。因为很多圈外人对区块链是一无所知,对数字货币也非常的陌生,他们只是从新闻上听一听看一看,真要了解区块链是非常重要,因为你要做区块链+,因为国家支持的是做区块链+实体行业,那如果你对区块链技术不了解,就贸然的去其实产生的效果反而会更差,还会浪费你的资金跟资源。让大家迅速的了解区块链它含有什么特征,然后他的的本质,使用的范围,优缺点等等,现在就变得非常的重要!

我举一个亲身的例子,就是这个新闻出来以后,10月25号到今天应该四五天。有很多很多的咨询机构,还有大公司证券公司研究机构都找我,他们也想让我开一些培训咨询,我觉得一方面就体现出这样的需求,那同时也一方面体现出大家去找这些咨询培训机构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就是如果你去找一些跟区块链业利益紧密相关的绑定的,那你在听他的建议时候,可能就要心里要有一个度有一个尺。就跟你去找王婆,他在卖瓜的时候,问他这西瓜好不好吃一样,这个道理大家都应该能懂!

然后除了区块链以外,还有数字货币方面的培训也很重要,因为就像我刚才说的区块链发展历史跟数字货币是紧密相关的,很多企业没有这样的资金实力去做无币区块链,因为要做无币区概念,他是需要很大的投入,然后希望长期的没有立刻价值体现的东西,那他想涉足数字货币,也要经过深思熟虑,要去了解数字货币发展的现状,机会风险还有它现在的生态跟它未来发展的趋势,这些都需要先了解再去做布局。

当然还有这个媒体类也是很有机会的,所以目前币圈的媒体也应该会有很好的发展机会,包括在资本上,包括在人才招聘,包括在教育培训方面,所以媒体也挺好的,所以也预祝星空财经能够抓住这次机遇。

马黎平:感谢凯叔(蔡凯龙先生)用1个小时的时间跟我们剖析了中央集中学习的背景、央行数字货币的前景、区块链技术公司的机遇、以及区块链培训与教育的大发展和市场

(完)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