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国家央行角逐数字货币 谨慎的发行态度难掩逐年攀升的研究热情
天府财经网
2020-06-30
分享

ChinaShanghai.jpg

编辑按:为了帮助大家全方位地认识和了解央行数字货币(DCEP),四川省金融科技学会开辟专题连载,发布学会发展研究部对央行数字货币的独家分析见解。本文是连载系列的前两篇,天府财经获得授权发布。

【后续系列预告】

一段历时六年的长跑:谨慎低调,稳扎稳打

虽然央行数字货币这个赛场目前来看稍显拥挤,但不可否认,中国是参赛最早,进度最快的选手之一。

一场呼之欲出的革命:我国央行数字货币实践详解

2019年8月,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在第三届中国金融四十人伊春论坛上,详细讲解了我国央行数字货币的运营方式和对我国目前支付体系的影响。


2020年伊始,我们见证了很多历史,全球疫情爆发,国内停工停产,西方股市接连熔断,似乎我们的生活像被乌云笼罩着。但是在暮春4月,一则来自农业银行的消息的让我们看到了打破困局的希望,仿佛终究守得云开见月明。


DC/EP进展消息接连走进公众视野

今年4月,有关我国央行数字货币进展的消息接连闯进公众视野。4月14日,网上流传出两张中国农业银行DC/EP(Digital Currency Electronic Payment,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央行数字货币钱包的截图,圈内人士的微信群瞬间被“央行数字货币正式落地发行”的猜想刷屏。

随后相关人士透露,该内测版本只是阶段性产品,目前央行数字货币试点城市深圳、苏州、成都、雄安四地在场景方向分工上各有侧重。15日,网上有媒体称,苏州市相城区要求区属行政单位员工在4月份安装央行数字钱包,5月工资中的交通补贴的50%将通过央行数字货币的形式发放。

80%国家央行角逐数字货币 谨慎的发行态度难掩逐年攀升的研究热情

图1:网传农行DC/EP钱包图片(图片来源于网络)

在这些重磅消息接连传出后,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开始对外发声,称当前网传DC/EP信息为技术研发过程中的测试内容,并不意味着央行数字货币正式落地发行。当前阶段先行在深圳、苏州、雄安、成都及未来的冬奥会场景进行内部封闭试点测试,以不断优化和完善功能。

5月26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两会”期间对央行数字货币目前正在进行的工作以及推出时间等问题做出了明确的答复:“目前的试点测试,还只是研发过程中的常规性工作,并不意味数字人民币正式落地发行,何时正式推出尚没有时间表。”

那么,究竟什么是央行数字货币?

CBDC,全称为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ies,译为中央银行数字货币。英国央行英格兰银行在其关于CBDC的研究报告中给出这样的定义:中央银行数字货币是中央银行货币的电子形式,家庭和企业都可以使用它来进行付款和储值。而我们所说的DC/EP是中国版的央行数字货币,译为“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工具”。

央行数字货币的推出,无疑是一场货币体系的重大变革,人类货币体系新纪元或许已经开启。


一个全球央行角逐的赛场

纵观全球,我国不是唯一一个研究央行数字货币的国家。央行数字货币这个赛场的选手远比我们想象得更多。

今年初,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将数字货币列为2020年的首要任务之一,国际清算银行与欧洲央行、英国央行、瑞士央行、日本央行和加拿大央行共同成立央行小组,开展CBDC应用案例研发。

国际清算中心(BIS)与支付和市场基础设施委员会(CPMI)两个权威国际组织联手在2018年和2019年对全球60多家中央银行进行了两次问卷调查。问卷调查内容包括各国央行在数字货币上的工作进展、研究数字货币的动机以及发行数字货币的可能性。

2019年1月,BIS发布了2018年问卷调查结果报告《谨慎行事——央行数字货币研究综述》。报告题目明确透露出了各国央行对数字货币发行的谨慎态度。此外,报告结果显示,虽然参与调查的国家中有70%的央行都表示正在参与(或将要参与)数字货币的研究,但这些研究几乎都是概念性的。并且被调查央行中很少表示会在短期或中期发行数字货币。

时隔一年,BIS于2020年3月再次发布了这项调查的追踪报告《即将到来——央行数字货币调查的续集》[国际清算银行(BIS) 2019.01《Proceeding with caution – a survey on 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调查报告]。从2019年的调查结果来看,大多数央行仍旧在努力研究发行数字货币对其管辖权的影响。同时,全球仅有五分之一的人认为很可能很快就会发行数字货币,这一比例在BIS看来并不乐观。此外报告还提出,新兴市场经济体对数字货币研究的动机更强,发行数字货币可能性也更高。

从BIS两年调查报告的表述来看,各国央行对于数字货币的发行仍旧持谨慎行事的态度。资料显示,已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几个国家,例如厄瓜多尔、突尼斯、塞内加尔、马绍尔群岛、乌拉圭以及委内瑞拉等均是新兴市场经济体。今年4月,网上曝光的我国农行数字货币测试钱包也仅限白名单内客户,并且仅开放了深圳、雄安、成都、苏州四个试点参与测试。

尽管各国央行对发行数字货币普遍持谨慎态度,但对数字货币的研究热情却呈现逐年上升的趋势。报告数据显示,2017年到2019年三年时间中,参与数字货币工作的央行比例从65%逐年上升至80%以上(下图左侧)。其中,半数以上的央行在同时研究批发型数字货币和通用型数字货币(下图中间)。BIS的报告将数字货币分为批发型和通用型两类,批发型央行数字货币仅限于特定银行的大规模结算,通用型央行数字货币则允许公司和大众持有。

此外报告显示,各国央行在数字货币研究上均有了较大的进展。其中约40%的中央银行已经从原来的单纯概念研究发展成为了实验或概念证明。甚至有10%的央行已经在进行数字货币的开发和试点了(下图右侧)。

80%国家央行角逐数字货币 谨慎的发行态度难掩逐年攀升的研究热情

图2:各国央行在数字货币上的研究进展

同时,一份截至2020年4月海外各国各组织在数字货币上的最新动态资料显示,这场全球角逐的竞赛已然进行到白热化阶段。

80%国家央行角逐数字货币 谨慎的发行态度难掩逐年攀升的研究热情

今年年初,美国数字美元基金会启动了数字美元计划,并鼓励业内专家对数字美元的潜在优势进行研究和公开讨论,同时开始商讨建立本国央行数字货币可能采取的实际操作框架及步骤。与此同时,在中国央行数字货币被加速推进引发国际广泛关注后,曾于2017年被搁置的美联储Fedcoin计划再次被提出。Fedcoin是一种零售型央行数字货币,可与美元进行等价兑换。因此,我们不难从这些行为看到美国对发行数字货币的野心。

今年5月,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和加拿大银行联合开展了一项使用央行数字货币进行跨境跨币种支付的实验。这项实验将两国各自的数字货币项目——Jasper项目和Ubin项目联合到一起。这两个项目分别建立在两个不同的分布式账簿技术上。两家中央银行之间的交易往来将使用CBDC进行支付结算,解决了跨境支付缓慢而昂贵、风险不易控、结算繁琐的问题。

2017年,瑞典央行开始启动e-krona项目。目前瑞典央行还未明确表示发行e-krona,但因其国内无现金化趋势已经越来越明显,为解决目前瑞典的支付问题,我们完全能够窥见其对开发数字货币的积极态度。

为了帮助大家全方位地认识和了解央行数字货币(DCEP),四川省金融科技学会开辟专题连载,发布学会发展研究部对央行数字货币的独家分析见解。本文是连载系列的前两篇,天府财经获得授权发布。

不论是IMF、BIS、CPMI等国际组织的调查结果,还是各大央行的实际行动,都清晰地反映出各国在数字货币上谨慎行事的发行态度以及逐年攀升的研究热情。可以说数字货币已经成为未来货币体系的主要发展趋势。

这个全球角逐的赛场,硝烟早已燃起……


热门文章